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牵梦挂

我有一个骚动的灵魂,我是地下深层的岩浆

 
 
 

日志

 
 

娟子  

2008-02-12 14:29:17|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娟子

娟子

要不是因了叔父去世,回乡参加丧礼,娟子早已从我的记忆中淡出了。

那天,在农村丧礼的晚宴上,全村一二百人都来了。我因离乡几十年,多数村人都不认识:这几十年中先后出生、娶进的中年汉子和媳妇,少男少女,童男童女自不必说,就连我同时代的玩伴也忘了许多。母亲带着我一桌桌地问候,指认。大头,小黑,地主,狗卵,猫屎,德国婆,花花,小辫子。。。随着一个个绰号的呼唤,儿时的情景又一幕幕在眼前显现。

在一个坐满中老年妇女的餐桌前,我一个个地指认,回忆。轮到一个满脸皱纹,模样特别老态的妇女,我打算说忘了的一霎那,突然注意到了她眼里的闪光。那是一双美丽而独特的丹凤眼,我不可能忘掉的:娟子。随着我称呼娟子的声音,我看到她眼里涌出的泪花。

娟子的生身父母想必很穷,她是在89岁时被领养到我们村的。我们村在富饶的江南水乡,离县城10多里地。村里的孩子67岁就全都上学,娟子来我村后也被送到学校。在一年级67岁的孩子群中,她显得很高龄。读到4年级,娟子就辍学了。

那时我已到城里上中学,只在每个周六下午回村,周日傍晚再回学校。

不知从哪一天起,我每次周末回家去田间,娟子就出现在我劳作的田边割草,我在树荫下稍息时,她也来休息,并将她割的大堆猪草给我,让我收工时带回家。娟子瓜子脸,丹凤眼,白皙的皮肤,挺漂亮。但因为没读多少书,对我这从家乡出来的第一个中学生特别的崇拜,我也就把学校的寄宿生活,城里见到的,听到的,书上读到的那些故事和知识,加上胡编乱造的想象都讲给她听。我把自己的理想说的天花乱坠,娟子说将来要跟我去见大世面。

到北京上大学后,就很少回家了。有限的回乡次数也是匆匆来,急急去,娟子也就再没见着过。后来听说她和堂兄(因为她是抱养的,所以没血缘关系)结婚,生了两个孩子。

看着眼前的娟子,想起她曾有过的美貌和梦想,我端了杯酒和她对饮,问她有没有到外面去看看。她说除了我们这个小县城,她哪里也没有去过,连一个多小时火车路程外的上海都没有去过。她还说听说我回国后,曾到县城来找过我,但是没有找到。我说等那天我带你去一次上海吧。她笑着说,好啊,那我做这个梦吧!我想实现我少年时对她的承诺。但是,我知道,也许永远都没有机会。我看出她的笑,苦。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