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牵梦挂

我有一个骚动的灵魂,我是地下深层的岩浆

 
 
 

日志

 
 

谭延桐谈鲁迅文学奖(转载)  

2010-11-05 21:59:31|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谭延桐谈鲁迅文学奖(转载)


问: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评选结果公布出来了,作为一位著名诗人、作家、评论家和资深编辑,你对这个奖怎么看?
答:中国文坛的笑话本来就多,一不留神就会撞上一大堆笑话,而鲁迅文学奖当然也包括茅盾文学奖是中国文坛最大的笑话。每评一届,笑话的辞海就又丰富了不少,笑话的队伍就又壮大了许多。反正,一不小心,就会让人笑掉大牙。
问:能具体说说吗?
答:人这一生充其量才三万来天,精力实在是有限,你让我具体地去说那些非常可笑的事情,你不觉得这非常可笑吗?逼我去做可笑之人啊?
问:呵呵,是不是你没得怀着一股怨气啊?
答: 你这样说就更显得可笑了,我连申报都懒得申报,不屑申报,五届了我从来没有申报过哪一届,一向超然物外、坐看风云的我怎么可能会得呢?可我没申报并不证明 我就没资格申报,我没得并不证明我的作品就不如得了的好,倒是恰恰相反,我的诗歌著作也好散文著作也好理论著作也好比任何一部得了这个奖的作品都广大都富 有特质都重要都不可替代,至少不比任何一部的文学价值要逊色——这样说有些在俗识里爬不出来的不可救药的恶俗之人可能会说我极不谦虚,可我在不识丁卯不辨 菽麦不分黑白视丹如绿根本不知谦虚为何物的人面前为什么要谦虚?我的谦虚也是昂贵的,就像沉香木一样——我怎么可能会怀着一股怨气呢?我想得而得不到也是 不会怀着怨气的,何况所有在我看来走了形蒙了尘生了锈变了味发了霉的东西我都一概不屑去要。我只要洁净的东西,从来如此。良知一直陪伴着我,苦乐不弃,我 只是有些话不得不说而已。不说,良知就会重重地来敲打我谴责我,使我分秒不得安宁。正如美国诗人、画家、剧作家、作曲家谢尔·希尔弗斯坦在他的《阁楼上的 光》一诗里所写的:“所以,还是带上水桶和抹布,总得有人去擦擦星星。”毕竟我有那些只有伎俩和勾当却没有真诚和内力的人所没有的水桶和抹布。毕竟我也是 纳税人,鲁迅文学奖花的全是我们纳税人的血汗钱,也有我的份儿。毕竟文学也有尊严,文学的尊严不容亵渎,我们都有责任有义务一起来捍卫文学的尊严。那些亵 渎文学的尊严的人全是文化的罪人,有待审判。我和所有带着呼唤怀着赤诚的人们一样都需要一个好的文学氛围,因为这实在是关乎众生,关乎我们民族的文化质量 和未来。要不,我们生活得艰难一些就忍了——毕竟我们是大人了,能扛了,认了——可我们的后代呢,我们的后代就会重蹈覆辙,甚至被九千六百万公里的阴影所 笼罩所吞没,从此对中国文学彻底地失去信心。我们不能不把眼光放得长一些,放得再长一些。
问:那你觉得这个奖毫无意义了?
答:意义当然是有,那就是让更多的人们一再地坚信这个奖是多么地可有可无,形同虚设,令文学神迪奈尔所不齿。
问:可是得了和不得就是不一样啊。
答: 我知道是不一样,英雄不问来路么,得了就是俗人眼中的英雄了么,就成了有些人炫耀的资本了么,就可以在主流文坛上捞取更多的好处了么,就会有世俗得不能再 世俗的人喊他们爹娘了么,就会有只认假相不认真相的人嚼他们的唾液了么。你知道的,中国人一向看重这些,越是外在就越是看重,越是不值钱的东西就越是计 较,丑陋的中国人么。在这方面,没有比中国人更丑陋的了。我们的实质性文化和精神已经撤退得令人恐怖和万分担忧了,我一点儿也没有夸张。
问:那你觉得其中的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呢?
答:当然是出在了评委身上,有些评委根本就没有资格做评委。入门者方知三分黑白,有些评委还没入门呢。没入门也不要紧,要命的是他们个个以为自己是入了门,甚至以为自己是行家里手了,这是多么地可笑。这是一个“秘密”,可惜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才能看穿这个“秘密”。
问:那他们是怎么做了评委的,如果连三分黑白都不知的话?
答: 关系啊,他们比真正有眼光有思想有学养有高度有实力有判断力有良知的人更懂得关系的重量且会厚着脸皮带着手段去拉关系啊。哪个像地火一样在燃烧的人有闲工 夫去经营复杂的关系啊?但他们有,好像还特别地热衷和迷醉,并乐此不疲。就这样,他们钻了空子了,填补了空白了。不信你看看,那些评委哪个没有关系?哪个 不和主流文坛打得火热并沆瀣一气?哪个不是削尖了脑袋黑了心肝靠“诗外功夫”分了一碗羹的?哪个不是用国家的资源来交换利益的?哪个是清白的问心无愧的理 直气壮的没有收过参评者的这样或那样的好处的?终于算是爬上评委的“宝座”了,他们要么评自己的作品,要么评朋友的作品,要么评情人的作品,要么评给他们 送好处的人的作品……全是和利益拉上了钩的,全是。因此莫言曾这样总结:“要得奖,广泛的人脉关系很重要,而最重要的是不能在圈内得罪人。”阎延文也曾这 样评价:“不难看出,某些文学评奖媚权、媚钱和媚俗的三媚标准,与诺贝尔文学奖的理想主义文学标准,根本无法接轨。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当代文学走向世界频 频受阻,被顾彬等汉学家称为垃圾,就绝不仅仅是‘文化差异’或‘他者化’能搪塞过去的,更非翻译水平问题……把狗屎精美包装走向世界,只能让中国文学蒙 羞,损毁中国的国家形象。”因此就有这样一句话流行开来了:“不运作一定不会得奖,运作了也不一定得奖。”
问:嗯,再次证明了,这是一个关系社会,没办法。那得了这个奖的人也和他们拉关系吗?
答:那你问得了这个奖的人好了,如果他们毫 不脸红就证明他们没有拉关系——其实不脸红也不能说明根本问题,因为有些人已经不会脸红了,那张脸永远都是一个木头人一样的颜色根本就不会脸红了。不敢说 全部但我敢说大部分都是既得利益的妥协者和苟且者,甚至,有些手段是极其卑劣的。
问:怪不得有人说“鲁迅文学奖”是对鲁迅的最大羞辱和亵渎呢。还有的说得更难听,说“鲁迅文学奖”是在主流文坛上混上的人集体在手淫……
答:说的一点儿没有错,是羞辱和亵渎。他们是在变相地讽刺 鲁迅咒骂鲁迅狠揍鲁迅啊。鲁迅生前是一个文学斗士,充满了批判精神,桀骜不驯,宁折不弯,毫不妥协,硬骨头么,可你看看那些鲁迅文学奖的获奖作品有鲁迅的 风骨么,有么,且不说鲁迅的飒然临风如垂直跑道般的思想大境了。据我所知,有不少人为了得这个奖是跑断了腿的,还有的是“赞助”了几十万才终于买到的…… 他们是宁弯不折、低三下四、俗颜媚骨甚至寡廉鲜耻,和鲁迅正好相反——瞧,鲁迅文学奖竟成了一种热闹的买卖了——鲁迅的在天之灵若是有所感知的话,不更加 横眉冷对才怪,也难怪鲁迅脾气不好。弄不好鲁迅一怒之下还会再挥毫写下这么一篇:看看中国当代御用文人是怎么在作孽的吧。因此我就在想,鲁迅文学奖和鲁迅 到底有什么关系,就像狗不理包子和狗、老婆饼和老婆、驴打滚和驴到底有什么关系一样。既然丝毫关系都没有了那么我们就不妨随便叫它什么,比如“滑稽文学 奖”、“荒诞文学奖”、“枯枝败叶文学奖”、“污泥浊水文学奖”、“悲哀文学奖”、“罪恶文学奖”……
问:那你觉得遗漏了哪些好作品呢?
答: 比如张炜的,我无意中看过鲁迅文学奖的申报名单,山东作家张炜也申报了,可是没得。张炜不会跑关系不会送红包自然是没得了。可是,很多得了这个奖的给张炜 这样的卓然的作家做学生都不配,这是实话。我在济南时和张炜住得很近,几分钟的路,我去他家他也来我家,谈文学,我知道他是怎么卖命地在写作的。他主要写 小说和散文,可十年前他就已经在别的文体的创作之余写下了三千多首诗歌了,也出版过诗集。就是这样一位不可多得的出版过一百五十多本书的作家中的作家,却 连一届鲁迅文学奖也没得过,笑话啊。一间屋子只能容下几个人,一群猪闯入了,自然也就没有人的位置了。我说得严重一点,当然也是往最实处去说,就是鲁迅也 得不了鲁迅文学奖,如果他还活着的话,因为鲁迅也不会跑关系,根本就不会买评委的账,评委都会看着他不顺眼。
问:你是不是觉得鲁迅文学奖的获奖作品里没有一部或一篇是好的?
答:也不能这样说,可垃圾堆里开出了几朵小花并不证明垃圾就不是垃圾了。

问:但愿那些被遗漏了的真正的好作品不会被时间遗漏吧。
答:时间是人为的,含混的,欺骗性很强的,太相信时间也是一个坏毛病,至少是一种幼稚病。自古以来人类一直在犯这样一种病,病入膏肓。
问:那你的意思是说,没有可信的了?
答:连上帝都不可信了,能装糊涂就装糊涂了,你想想看吧。玩的时代,大家都在玩了,玩疯了,玩傻了,玩蠢了,玩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把集体的想象发挥到了极致虚构出来的说是复活了可谁也没见过的上帝好像也不例外。
问:你说得我突然悲哀起来了呢。
答:是我们的文坛变得越来越让人感到悲哀了,我只不过是在看图说话而已,我说的全是画面上所显示的,一点儿也没有加进我主观的成分,天地良心。明眼人一看一听就知道,不知道的全是瞎了眼昧了良心的人。
问:那你认为鲁迅文学奖带来的好影响多还是坏影响多?
答: 当然是坏影响多于好影响了。因为那些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写作者,缺乏独立认知、独立思考、独立判断和独立文学精神的写作者,浅薄的写作者,盲目的写作者,没 有多大出息的写作者,这时候就会以鲁迅文学奖的获奖作品为一个重要尺度,而这个尺度的扩大化和泛滥化所带来的后果是极为严重的,可以说是贻害无穷,就像病 菌一样。这就是不少本该被众人推崇的诗人和作家总是被遮蔽被冷落的一个显著因素,这就是中国文学和整个世界文学相比显得极不尊贵和风雅的一个重要原因,这 就是皇帝的新装依然在流行的一个根本症结。让那些一向严肃、严谨、严明的外国人看了鲁迅文学奖的大部分获奖作品之后还以为中国当代文学就这水平呢,造孽 啊,真的是,罪不容恕。这比贪污几百个亿的性质还要严重和恶劣,因为这是永远也修复不了的文化灾难。谁都知道,文化灾难扼杀的是一颗又一颗心灵,一代又一 代生命。也难怪,中国人的心灵残废、人格碎裂、认知愚痴、人文沙漠层出不穷呢。

 

 

在此感谢《小小说选刊》《百花园》社长杨晓敏、著名评论家向卫国等30余位朋友在第一时间转载此文。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