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牵梦挂

我有一个骚动的灵魂,我是地下深层的岩浆

 
 
 

日志

 
 

劫匪  

2011-01-28 13:39:41|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劫匪

 

他已无路可逃,

四周是警车。

匕首架在我脖子上,

他把我从储蓄所,

劫上了这面包车。

 

警察在喊话,

让他放下枪,

不要伤害人质。

他疯狂回叫:

“身上已几条人命,

怎么也是个死!”

 

他有刀,有枪,

腰间还绑着雷管。

匕首在我脖子上用劲,

鲜血淌了下来。

这是个亡命徒,

而我,正被推进地狱。

 

“害怕了?”劫匪问我。

我摇摇头,“不,

只是对不起我哥。”

“你哥?”“是的。”

“我父母双亡,

是哥把我养大。”

 

“哥送我上学,

为我拼命工作,

还卖过血。

为我的工作,

哥低头去送礼。

28了,还没结婚。”

 

“那你可真是,

够不幸。”劫匪说。

匕首在脖子上落下。

不理会周围警察的喊话,

劫匪要我继续说哥。

 

他也有个妹妹,

他的父母早离婚了。

他妹妹是他供养,

他不想让妹妹知道

哥哥是劫匪,是杀人犯。

 

他拿出手机,

“给你哥打个电话吧。”

该是和哥最后一次通话了,

我很平静:“哥,在家呢?

你先吃吧,我加班。

不回来了。。。。。。”

 

他伏在方向盘上,

头也没回,哭了。

“你走吧,

不要让我后悔!

也许一分钟后,

我就后悔了。”

 

我下了车,

走几步,回头看

他朝自己举起了枪。

“呯”一声枪响,

他死了。

 

人们问我,

和劫匪说了什么。

我只记得,电话里

最后我和哥说:

“哥,天凉了,

你多穿衣。”

 

 

(故事来自火车读物)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