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牵梦挂

我有一个骚动的灵魂,我是地下深层的岩浆

 
 
 

日志

 
 

颠倒的季节,混乱的逻辑  

2011-02-17 13:38:17|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颠倒的季节,混乱的逻辑

---- 由【唱诗班】优秀奖诗歌《在秋天听到布谷鸟叫》说开去

 

诗人逍遥一生醉的诗歌《在秋天听到布谷鸟叫》在【唱诗班】的“秋歌”赛诗中被评为了优秀奖。不知道是否该给予祝贺。这是对于作者,同样对于评委们。

 

    将麦子成熟的季节从夏天挪到秋天,不是诗人逍遥一生醉一个人的创见,在我个人非常有限的阅读里,已经看到至少有三位诗人这样做了。在这次【唱诗班】的“秋歌”赛诗中,就有两位。布谷鸟是在麦子成熟的季节叫的,夏天,不是秋天。

 

父亲黝黑的皮肤

流淌着我叫不出名字的液体

 

另外,我相信每个人童年时代的对于事物的认识过程大致都遵循着一定的规则:首先是认识各别的事物,然后才可能归纳为类。比如,我们头脑里接受“液体”这个概念,一定是在知道“水”“尿”“汗”“血”。。。之后。所以当你知道“液体”的时候,一定早就知道了“汗”或者“血”。而不是“叫不出名字的液体”。

 

现在的诗坛,诗人真多,写出的诗也真多。但我以为,最起码的要求是:

1.                  诗要让人看的懂(《在秋天听到布谷鸟叫》是能让人看懂的,那些不能被读懂的诗,根本不值一提。)

2.                  诗人要有常识,要懂逻辑。别信口雌黄,胡编乱造。

 

作为评委,当然也应该有这些起码的认识。否则就只能误导青年诗人了。

 

 

在秋天听到布谷鸟叫

/逍遥一生醉

 

在秋天听到布谷鸟叫

唱响在豫西南平原的每一个角落

一颗石子熟了

那些麦芒扎破了

父亲黝黑的皮肤

流淌着我叫不出名字的液体

“布谷,布谷”

在山城,我确切的听到了

伴随着父亲急促的镰刀

落在了一片迷雾

点亮了这个秋天

和我的童年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